青春风采

《我最牵挂的人就是你》

发布者:李绍洒    发布时间:2017-07-19    

今天傍晚晚霞特别鲜艳,好像敦煌壁画上天外飞仙的彩带一般,徇烂夺目。夜幕降临,当我们正在收拾碗筷的时候,一个队员快速地跑到我面前说:“那边有个老爷爷过来了,说要做艾灸。”此时我的脑子里马上想起了一个人——敬老院的向爷爷。

   记得7月14日上午,我们到潭溪镇敬老院开展爱心义诊活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向爷爷。他的个子不高,有点胖,岁月蹉跎生出的皱纹布满了整张脸庞。

向爷爷很爱笑,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道缝儿,显得十分慈祥和善。可他的腿脚不好,有三十几年的风湿性膝关节炎,还有腰椎间盘突出症,走路需要拄着拐杖。向爷爷的拐杖是那种方便携带式带有凳板的拐杖,我猜他走累了可以方便坐下来休息。那天,我们给他做了电疗和艾灸,当李继红老师问他感觉怎么样,他激动地说:“舒服勒!你们态度好,医术好!”李老师说:“觉得好我们就多来几次,明天下午我们再过来给你做。”“好!好!辛苦你们啰!”老人拉着李老师的手握了又握。我们听着老人简单的话语都笑了,很质朴,很真诚,心里也暖暖的,觉得自己不但献了一份爱心,还尽了一份孝心。我和爷爷聊了很久,了解到八十高龄的他,已在敬老院里生活了十几年了,没有亲人,也没有结过婚。听闻他的讲述,顿时心里酸酸的,不知道说什么,爷爷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没得事,爷爷好的很。”我握着爷爷的手,眼睛湿润了。

第二天下午三点我们又去了敬老院,给爷爷又做了电疗,送给他三盒万痛筋骨贴。当我们告诉他我们明天就回去的消息时,爷爷十分舍不得地握着我们的手。他拄着拐杖一直把我们送到门口,倚墙看着我们,手挥了又挥。这时天下起了雨,这是“三下乡”第一次下雨,空气中仿佛夹杂着一丝离别的伤感。

离开前的最后一个夜晚,向爷爷他一个人步履蹒跚地走过来,他知道我们明天就要离行,所以过来看看我们。短暂的道别后,大家都十分感动。我和吴秀美同学一起送爷爷回去,他说他可以自己走,说不用麻烦我们。一路上这样的话他说了不知多少次,他总是怕麻烦我们。夜幕降临了,道路上映着我们三个人的倒影,既悠长,又温馨。我们搀扶着他,爷爷路上又问起我的名字,我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他,他试着去记住边念叨边点点头。我们走到一个阶梯下面,向爷爷说要回敬老院就得走上去。这里没有灯,我们就用手机的手电筒照亮,我们一级一级地走上去,上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我能感受到爷爷开始喘着粗气,有点吃力得感觉了,我有点担心地问道:“爷爷,还好嘛?要不要休息一下?”“不用,不能休息,停下来就上不去了!”向爷爷喘气回答到,我和吴秀美同学皱起眉头,不知道怎么办,此刻我好想把这个阶梯铲平,让向爷爷每天能一直走在平坦的路上。我们继续扶着他走着,他的喘气声越来越大,步子也缓慢下来。过了十五分钟,我们终于爬上来了,我一个小伙子额头都冒汗了,感到费力,何况一位八十岁的老人呢?我不敢想象他是怎么一个人走下来先去医院然后到学校来给我们送别的。爷爷这么地辛苦,让我心里像被什么东西揪着一样,特别难受,我们把爷爷送回敬老院之后,他问起我的电话号码,我把字写得很大,告诉他:“爷爷!你想我们了,想和我们说话,就给我们打电话!”“好!好!”辛苦你们啦!”爷爷笑着说。他看了一下号码,把那张纸放在口袋里,然后又掏出来放在枕头下,我知道他是怕弄丢了,怕他不放心,我又告诉他:“爷爷,如果你找不到了,你就到门卫那里问,我们也写在那里啦!”老人家踏实地露出了笑容。

当我离开敬老院的时候,望着璀璨的星空,心里想的,就是期待再见到向爷爷。希望爷爷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再见,潭溪,这里有我牵挂的人。愿你们安好。

 

吉首大学医学院“大医精诚”社会实践服务团  

李绍洒

2017年7月15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ICP备06005363 Copyright@2011-2012 湘西州青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星辉网络】  

pt>